如何开一家鲜花网店 开鲜花绿植店最佳位置

这是一家开在老旧写字楼里的鲜花店,离西湖6公里,离浪漫近在咫尺 。

进入广茵大厦逼仄的楼道,径直往里走,直到14楼最南端的一间,就是它的门店了。一排排鲜花纸盒整整齐齐的归置在门外。

大厦对面是省内最大的花卉市场。掌柜HE说,店里偶尔也会去补些货,应急。因为这个得天独厚的黄金位置,即使楼道再旧,这些年花店搬了三次家,但始终都没离开这栋楼。

在淘宝上,它的店铺名叫植物图书馆。但粉丝们给起了另一个名字:淘宝上最会说情话的鲜花店。

“我不能停止爱你,如同植物不能停止生长。”

“在冬天的树下,才能吟出最美的春日诗句。”

“我希望化作清晨第一缕阳光,照进你心底。”

伴随着这些浪漫唯美的句子,过去四年,掌柜HE在这里包出了上万束鲜花,通过互联网,发往全国各地。

1

离情人节还差两天。店铺老板HE,客服芋圆,两个运营,两个临时雇来的帮手,以及几十桶花材,把40个平方的工作室挤得满满当当。

窗外下着雨,寒意浓重。

室内,12只手在工作台前“跳着舞”,姿态优雅。剪刺,剪叶,剪根、包装……就像变魔术一样,一会儿一束“爱你”就扎好了。临时请来帮忙的阿姨,赶紧把它放进桶里,浸水养着。“要养一晚上,鲜花才滋润、好看!”

赶在情人节前夕,工作室的六个人要扎好200多束鲜花。眼下,正是最后的尖峰时刻。

进门口的位置,放着一台电脑。这是这家写字楼花店唯一能证明跟电商“有关系”的线索。

“叮咚叮咚—”

下午两点多,淘宝后台的旺旺开始急促起来。客服芋圆放下手里的红玫瑰,走到了前台。

情人节前,店里的宝贝链接差不多都变成了灰色,只剩下三、四款还能继续下单。

“这两天,大部分下单的都是男孩儿。”芋圆说,“一上线就感受各种腻歪,简直是心灵的‘暴击’。”

但也有“突发情况”。旺旺又闪动了一下。

对话框里跳出两排字:“可以退吗,分手了,不好意思啊。”

芋圆立马回复:“可以的,亲。”刚输入完,还没按发送键,她又觉得这条回复不够好。想了一会儿,芋圆在“亲”后面,加了两个“哭脸”的表情。

芋圆22岁,是一年多前来店里的客服。来花店前,她曾在老家医院的心脑血管科当护士。工作环境让她常常要面对垂暮的老人。

科室里最常见的,就是”脑梗“病人。“他们大多半边瘫痪,常年躺在病床上。老人们心情不好,有时候说话的口气也不太好。”

所以,刚来花店上班时,芋圆满怀期待。但干了三个月,每天回复留言,剪刺、包装,十根手指常常受伤。她才发现,花店的浪漫只属于客人。

植物图书馆开店四年,积累了10万粉丝。

HE开玩笑说:“店虽小,但我这里可藏着10万中国年轻人最隐私的情感经历呢!”

“比方说去年情人节,有人同时给几个地址送玫瑰花;有人临时把订好的花退了,重新拍下,发往另一个地址;有人又在那天给同一个地址寄去了鲜花;也有人把收货地址写成自己租的公寓,闺蜜的新房,妈妈的老小区…”

就像一面镜子,“植物图书馆”把现实中的饮食男女,照得一览无余。

掌柜HE就是那个拿着镜子的人。

2

HE是86年的,大学学园林设计,是一个植物迷。

开店之初,理工男HE手里拿的并不是“镜子”,而是一把“锄头”。

HE一毕业,就进了设计院。但他不喜欢给甲方画设计图,也不想像发小一样,回三四线的沿海老家。

现实中的两种生活环境,HE都无法自洽。四年前,他终于在淘宝上找到了自己的坐标:极有家,鲜切花,植物图书馆。

因为喜欢植物,他在鲜花里,放了松果、红豆、芦苇、草等植物,一束卖四、五百元,也有人愿意买单。

上淘宝的第二年,他在海宁老家,承包了一个十几亩的农场,准备大干一场。

农场相当于4个足球场这么大。HE自诩是半个“植物专家”,他想种植一些国内没有引进的罕见花材品种,作为点睛之笔,搭配着用在自己设计的花束里,专供淘宝店。

HE说,如今很多网络上的网红花材最早都起源于他这家不起眼的小店。像虞美人、粉黛乱子草、松虫草、大丽花、地榆、树莓、美国薄荷……

“虞美人过去是种在道路边上,杭州的天目山路上也种过一段时间。我最先想到把它引入鲜切花的花材。当时问了很多人,都说种不了。”

有人语重心长的告诉他:“种在道路边的虞美人花杆子短,气候也不对,不适合做鲜花,国内的虞美人都是从荷兰进口的。”

HE不信,自己背着锄头去挖地、开渠,结果真的种出来了。当时就在圈子里出了名。本来只想给自己的淘宝店供货,没想到,那阵子恨不得全国的花店都问他要货。至今,HE的手机里,还存着几千个同行的联系方式。“最远的在新疆,最近的是江浙沪。”

最火的时候,一支虞美人能卖到20元。

望着农场里漫山遍野的虞美人,HE觉得自己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。“不开淘宝店,光是卖给各地的花店就发达了。”

但花店最多只进10捆货。他很快发现,卖给花店的利润,其实跟卖给普通买家并没有多大差别。遇到外地的花店要货,长途运输,还要面临鲜花的物流成本问题。

HE自嘲:“你把鲜花当作一盘生意。它就用最实际的方式给了你颜色:别忘了,生意是有风险的!”

比如病虫害;比如花骨朵长不好;比如花期到了,客户的需求跟不上,卖不出去的花材只能烂在农场里。

更要命的是,昆明的花市,很快大量地种上了虞美人。

农场从花商的伊甸园变成了试验田。“原来只此一家的花材,一旦销路好了,不知怎么的,在市面上越来越多见。”

HE只能在维持一段时间的首发优势。并且,这种领先的周期也在慢慢缩短。

3

2016年,许多鲜花店打出了99元包月的套餐,借此吸引消费者下单。

HE也跟风推出过一阵子的“包月花束”。但始终销量平平。他觉得自己离鲜花很近,离消费者却很远。对于每天来店里的,形形色色的顾客,他看到的只是各种ID,却并不了解ID背后的人。

前年,店里出现一笔特殊的订单,帮他破了冰。

有一天,一个女孩在”植物图书馆“下了个订单。为了祝贺考研成功的男朋友,她要订一束特别的鲜花。

男朋友姓“谷”。“稻谷的谷。”在旺旺里,她又强调了一遍,“我想订一束,用各种谷物做成的花,代表他学业上的丰收。”

HE想了很久,拿出看家的本事,做了一束胡萝卜、彩椒、稻谷、蘑菇、玉米、西兰花、马蹄莲捆成的“鲜花”。女孩儿的男朋友收到后特别感动,两人跟宝贝拍了合照,发给了HE。客人在赞美鲜花之外,还对他表达了感谢。

他头一次感到,顾客之所以喜欢鲜花,不只是因为它的美丽,更因为它是一种语言之外的表达。

今年七夕,HE给店里设计了一个新款,取名“我不能停止爱你”,并在头图页面上写了一句文案:“我不能停止爱你,就像植物不能停止生长”,没想到卖出了50多束,成了小店的爆款。

在店里,女大学生买了“爱你”送给自己的辅导员,表白成功,开心地在评论区留了言;分了手的男孩,在店里买了“爱的颜色”,虽然没有等来复合,但女孩很喜欢他选的花束,他还是满意地给了好评;女白领暗恋同单位的女同事,一直匿名给她送花。直到有一次,不小心留下了自己的名字……

绍兴小伙子留学海外,每个月他都在店里订了鲜花送给国内的一位女同学。芋圆说:“后来,我们加了微信。发现他把朋友圈背景换成了那位女生,应该是表白成功了。”

“过去我只关心花,如今我更关心收花、送花的人。”

日本男生快递给一位上海阿姨一束“暖春”。因为在内地高校当交换生时,阿姨给了他许多照顾和帮助;

老人得了癌症,时日不多。她在店里提前买了十年的鲜花,写给同一个收货地址。送花的第三年,老人去世了。收花的女孩是老人的养女。

走出植物图书馆的工作室,芋圆告诉我,这栋楼里,还有三家这样的“写字楼鲜花店”。“15楼有一家、10楼有一家,13楼还有一家。”

因为淘宝,它们免去了高昂的门面成本,靠着一根网线,就跟全世界做起了买卖。淘宝数据显示,在聚划算的带动下,今年情人节的消费订单猛增69%,其中玫瑰订单大涨220%,郁金香等高端花品,上涨130%。

“江南无所有,聊寄一枝春”,无论是玫瑰还是康乃馨,无论送出还是收下,鲜花是属于有情人的。天下,多的是有情人,像这样的温暖小店,还会越开越多。在HE的植物图书馆,还有更多未完待续的好故事会发生。